明月上高楼

 
作者: 汉代   曹植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
借问叹者谁,言是客子妻。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独栖。
君若清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明月照在高楼之上,洒下的光芒在楼上游移不定。

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
楼上有一位哀愁的妇人,正在悲哀的叹息。

借问叹者谁?言是宕子妻。
请问楼上唉声叹气的是谁?回答说是异地客旅者的妻子。

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独栖。
丈夫离开超过了十年,妾身常常一个人。

君若清路尘,妾若浊水泥。
夫君像是路上的轻尘般飘忽,妾身像是污浊的水中的淤泥。

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浮尘和沉泥各自相异,什么时候才能相互汇合相互和谐?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可以的话,我愿意化作西南风,在人间消失而进入夫君的怀抱中!

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
夫君的胸怀早已不向我开放了,我还有什么可依靠的呢?

1、童岭. 释曹植《七哀》诗“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句[J]. 古典文学知识,2010,(2):139-146.
2、程千帆程千帆全集第十卷古诗今选(上)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76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流光:洒下的月光。

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
余哀:不尽的忧伤。

借问叹者谁?言是宕(dàng)子妻。
宕子:荡子。指离乡外游,久而不归之人。

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独栖(qī)
逾:超过。独栖:孤独一个人居住。

君若清路尘,妾若浊(zhuó)水泥。
清:形容路上尘。浊:形容水中泥。“清”、“浊”二者本是一物。

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浮:就清了。沉:就浊了。比喻夫扫(或兄弟骨肉)本是一体,如今地位(势)不同了。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逝:往。

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
君怀:指宕子的心。良:很久,早已。

1、童岭. 释曹植《七哀》诗“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句[J]. 古典文学知识,2010,(2):139-146.
2、程千帆程千帆全集第十卷古诗今选(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
借问叹者谁?言是宕子妻。
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独栖。
君若清路尘,妾若浊水泥。
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

  诗人自比“宕子妻”,以思妇被遗弃的不幸遭遇来比喻自己在政治上被排挤的境况,以思妇与丈夫的离异来比喻他和身为皇帝的曹丕之间的生疏“甚于路人”、“殊于胡越”。诗人有感于兄弟之间“浮沉异势,不相亲与”,进一步以“清路尘”与“浊水泥”来比喻二人境况悬殊。“愿为西南风,长逝人君怀”,暗吐出思君报国的衷肠;而“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则对曹丕的绝情寡义表示愤慨,流露出无限凄惶之感。全诗处处从思妇的哀怨着笔,句句暗寓诗人的遭际,诗情与寓意浑然无间,意旨含蓄,笔致深婉,确有“情兼雅怨”的特点。

  这首诗的起句既写实景,又渲染出凄清冷寂的气氛,笼罩全诗。“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运用了“兴”的手法带出女主角的背景:明月高照,思妇独倚高楼,对影自怜,思念远方的夫君。月照高楼之时,正是相思最切之际,那徘徊徜徉的月光勾起思妇的缕缕哀思——曹植所创造的“明月”、“高楼”、“思妇”这一组意象,被后代诗人反复运用来表达闺怨。明月在中国诗歌传统里,起着触发怀想相思的作用,比如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月光月夜,会撩起诗人绵绵不尽的思绪,勾起心中思念怪挂怀的人或事。

  次两句“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运用了“赋”的表达方法,承接上两句直接点出该诗的主角——愁思妇的情怀——悲叹和哀伤。当皎洁的明月照着高楼,清澄的月光如徘徊不止的流水轻轻晃动著,伫立在高楼上登高望远的思妇,在月光的沐浴下伤叹着无尽哀愁。因为思念良人而不得见,甚至音讯亦不能通。这是典型的白描手法,即“赋”的表达方法。

  第五、六句“借问叹者谁,言是客子妻”也是以“赋”的方法来表达的,但是以问答的方式来达到“赋”的表达效果的:“请问楼上唉声叹气的是谁?回答说是异地客旅者的妻子。”直截了当,干脆利落,明白如话。曹植接着采用自问自答的形式,牵引出怨妇幽幽地叙述悲苦的身世,这同时也是曹植牵动了对自己崎岖境遇的感慨。从明月撩动心事到引述内心苦闷,曹植写得流畅自然,不著痕迹,成为“建安绝唱”。

  第七、八句“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独栖”承接上文,继续以“赋”的手法表达。思妇诉说她的孤独和寂寞:“夫君已远行在外超过十年了,我只好孤清地独自栖居。”透过思妇的诉说进一步描述思妇的哀叹,非常直接。

  第九、十句“君若清路尘,妾若浊水泥”运用了“比”的手法进一步表达思妇的哀怨情怀。将夫君比喻为路中的清尘,将自己比喻为污浊的水和泥,喻意两人相差太远,难以融合在一起,也比喻夫君高高在上,对己不屑一顾,自己卑微在下,不能攀附,非常悲哀。曹植于此自比“浊水泥”的弃妇,“清路尘”指的是曹丕曹睿。曹丕继位后不再顾念手足之情,疏远甚至防范著自己的亲弟。曹睿称王时,曹植多次上表上书自试,终究无法获得任用。所以曹植用了浊泥和清尘的远离相互映照,衬托出和兄长侄子形势两异的遥远距离。

  第十一、十二句“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承接上文,同时以“比”和“赋”的手法表达思妇的哀怨情怀。清尘是浮的,水泥是沉的,浮沉所处的位置是不同的,因而和合在一起的机会是渺茫的。浮沉是比喻,点描出不能谐和的悲哀。

  第十三、十四句“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是运用了“比”的手法表达思妇的心志。思妇见弃,不单不以怨报之,反而愿意牺牲自己:“可以的话,我愿意化作西南风,在人间消失而进入夫君的怀抱中!”思妇对夫君何等的忠诚和忠贞!为了得见夫君,不惜将自己比喻为西南风,化入君怀!曹植盼望着骨肉相谐和好,期盼能在曹丕曹睿身旁效力献功。所以他说但愿能化作一阵西南风,随风重投丈夫,也就是兄长侄子的怀抱。

  第十五、十六句“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运用了“赋”的方法表达思妇被冷待的遭遇和情怀,思妇的思念就象那缕飘逝的轻风,结尾的这缕轻风与开首的那道月光共同构成了一种幽寂清冷的境界。思妇很了解夫君的性情,超过十年了,音讯全无,“夫君的胸怀早已不向我开放了,我还有什么可依靠的呢?”哀怨之情,直透长空。这两句的表达非常直接,正是“赋”的典型手法。曹丕曹睿始终防备怀疑曹植,曹植“戮力上国,流惠下民,建永世之业,流金石之功”的抱负就不能实现。

  该诗通篇表面上描写思妇诉说被夫君遗弃的哀怨情怀,实际上暗喻自己被长兄疏远排斥的苦闷和郁抑,这是另一种意义上运用了“比”的表达方法,这是诗人更深层的自况自喻。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是三国魏曹植《七哀诗》里的名句,这是坚决而执著的持守誓言。独守十年,没有沉沦和颓废,思妇依旧祈愿自己化作长风,随风而去,与君相依,这是思妇此生唯一的期待。子建也是如此。他在认清无常荒诞的命运之后,并没有放弃初衷,而是“长怀永慕,忧心如酲”(《应诏》)。

  曹植以弃妇自比是其后期诗歌的特色之一。除了这首,其他如《浮萍篇》、《杂诗》等诗里皆有怨妇形象的运用。曹植这首里的弃妇,就是用作象喻的。曹植具有致君为国的理想,不仅是曹植个人的志向,同时也是当时整个时代的风气反映。可是抱著成就功名期盼的臣子,如果不能获得君主的赏识任用,那便全无施展才能抱负之机,没有办法实现自我的价值。这样的君臣关系,就彷佛那个时代全心托靠男性的女子,一朝被夫君离弃,那就是没了依傍的怨妇,失去生存的价值以及生命的重心。

míng yuè zhào gāo lóu ,liú guāng zhèng pái huái 。shàng yǒu chóu sī fù ,bēi tàn yǒu yú āi 。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
jiè wèn tàn zhě shuí ,yán shì kè zǐ qī 。jun1 háng yú shí nián ,gū qiè cháng dú qī 。借问叹者谁,言是客子妻。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独栖。
jun1 ruò qīng lù chén ,qiè ruò zhuó shuǐ ní ;fú chén gè yì shì ,huì hé hé shí xié 。君若清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yuàn wéi xī nán fēng ,zhǎng shì rù jun1 huái 。jun1 huái liáng bú kāi ,jiàn qiè dāng hé yī 。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明月上高楼翻译

暂无翻译!

本诗明写怨妇思念远方良人的情怀,暗写诗人对兄长的情意和自己郁郁不欢的心情。 首两句“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运用了“兴”的手法带出女主角的背景:明月高照,思妇独倚高楼,对影自怜,思>查看全文

《明月上高楼》作者

曹植曹植

曹植(192-232),字子建,曹操的儿子,曹丕的弟弟,是建安时期最有才华的诗人。早期很受其父的宠爱,几乎被立为太子,因而受到其兄曹丕的嫉恨。曹丕即位后,曹植遭到了严重的打击与迫害,几次被贬爵移封。曹丕死,曹叡即位后,曹植曾多次上书,希望能有报效国家的机会,但都未能如愿。最后在困顿苦闷中死去,年仅四十一岁。曹植的生活和创作,以曹丕即位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作品表现了他的政治抱负和对于建功立业的热烈

明月上高楼原文,明月上高楼翻译,明月上高楼赏析,明月上高楼阅读答案,出自曹植的作品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https://www.zhongguobeishe.cn/gushiwen/6315.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诗词推荐

  • 西北有高楼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

    【采桑子】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 孤负春心, 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时事, 结编兰襟。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 望月怀远(海上生明月)

    【望月怀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 明月皎夜光

    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
    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历。
    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
    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
    昔我同门友,高举振六翮。
    不念携手好,弃我如遗迹。
    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
    良无盘石固,虚名复何益?

  • 古诗十九首(明月皎夜光)

    【古诗十九首】 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1]。 玉衡指孟冬[2],众星何历历[3]。 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4]。 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5]? 昔我同门友[6],高举振六翮[7]; 不念携手好,弃我如遗迹[8]。 南箕北有斗[9],牵牛不负轭[10]。 良无盘石固[11],虚名复何益!

  • 明月何皎皎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 驻马听·明月中天

    【驻马听-和王舜卿舟行之咏】 明月中天, 照见长江万里船。 月光如水, 江水无波。 色与天连。 垂杨两岸净无烟, 沙禽几处惊相唤。 丝缆停牵,[1] 乘风直上银河畔。

  • 伤歌行(昭昭素明月)

    【伤歌行】 昭昭素明月[1],辉光烛我床[2]。 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3]! 微风吹闺闼[4],罗帷自飘扬[5]。 揽衣曳长带[6],屣履下高堂[7]。 东西安所之[8],徘徊以彷徨。 春鸟翻南飞,翩翩独翱翔。 悲声命俦匹[9],哀鸣伤我肠。 感物怀所思[10],泣涕忽沾裳。 伫立吐高吟[11],舒愤诉弯苍[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