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

北岛的资料

朝代: 近代诗人

  北岛,1949年出生,本名赵振开,曾用笔名:北岛,石默。祖籍浙江湖州,生于北京。1978年同诗人芒克创办民间诗歌刊物《今天》。1990年旅居美国,现任教于加利福尼亚州戴维斯大学。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他的诗刺穿了乌托邦的虚伪,呈现出了世界的本来面目。一句“我不相信”的呐喊,震醒了茫茫黑夜酣睡的人们。北岛祖籍中国浙江湖州,1949年生于当时的北平(即北京)。毕业于北京四中。1969年当建筑工人,后作过翻译,并短期在《新观察》杂志作过编辑。1970年开始写作,1978年与芒克等人创办《今天》杂志。于1989年移居国外,曾一度旅居瑞典等七个国家,他在世界上多个国家进行创作,寻找机会朗读自己的诗歌。1994年曾经返回中国,在北京入境时被扣留,遣送回美国,曾任教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还曾是斯坦福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莱分校、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2001年10月回国为父奔丧,2002年宣布退出“中国人权”。2007年,北岛收到香港中文大学的聘书。8月,北岛正式搬到香港,与其家人团聚,结束其近20年的欧美各国漂泊式生活[1]。1990年在北岛的主持下《今天》文学杂志在挪威复刊,至今仍在世界各地发行,其网络版和论坛(www.jintian.net)也享誉世界各地汉语文学圈。出版的诗集有:《陌生的海滩》(1978年)、《北岛诗选》(1986年)、《在天涯》(1993年)、《午夜歌手》(1995年)、《零度以上的风景线》(1996年)、《开锁》(1999年),其他作品有:《波动》及英译本(1984年)、《归来的陌生人》(1987年)、《蓝房子》(1999年),散文《失败之书》(2004年),散文集《青灯》(2008年1月),散文集《午夜之门》(2009年3月)。北岛的作品已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出版。代表作包括作于1976年天安门“四五运动”期间的《回答》,其中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已经成为中国新诗名句。在美国,其作品由 Zephyr Press 出版。曾多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是当今影响最大,也最受国际承认的中国诗人。北岛的诗歌创作开始于十年动乱后期,反映了从迷惘到觉醒的一代青年的心声,十年动乱的荒诞现实,造成了诗人独特的“冷抒情”的方式——出奇的冷静和深刻的思辨性。他在冷静的观察中,发现了“那从蝇眼中分裂的世界”如何造成人的价值的全面崩溃、人性的扭曲和异化。他想“通过作品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这是一个真诚而独特的世界,正直的世界,正义和人性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北岛建立了自己的“理性法庭”,以理性和人性为准绳,重新确定人的价值,恢复人的本性;悼念烈士,审判刽子手;嘲讽怪异和异化的世界,反思历史和现实;呼唤人性的富贵,寻找“生命的湖”和“红帆船”。 清醒的思辨与直觉思维产生的隐喻、象征意象相结合,是北岛诗显著的艺术特征,具有高度概括力的悖论式警句,造成了北岛诗独有的振聋发聩的艺术力量。著有诗集《太阳城札记》、《北岛诗选》、《北岛顾城诗选》等 。网---北岛最短的诗歌

北岛相关资料

暂无资料!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 https://www.zhongguobeishe.cn/writer/11.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回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 岛(你在雾海中航行)

    【岛】     1 你在雾海中航行 没有帆 你在月夜下漂泊 没有锚 路从这里消失 夜从这里消失     2 没有标志 没有清晰的界限 只有浪花祝祷的峭崖 留下岁月那沉闷的痕迹 和一点点威严的纪念 孩子们走向沙滩 月光下,远处的鲸鱼 正升起高高的喷泉     3 鸥群醒了 翅膀接连着翅膀 叫声那么凄厉 震颤着每片合欢树叶 和孩子们的心 在这小小的世界里 难道唤醒的只是痛苦     4 地平线倾斜了 摇晃着,翻转过来 一只海鸥坠落而下 热血烫卷了硕大的蒲叶 那无所不在的夜色 遮掩了枪声 --这是禁地 这是自由的结局 沙地上插着一支羽毛的笔 带着微湿的气息 它属于颤抖的船舷和季节风 属于岸,属于雨的斜线 昨天或明天的太阳 如今却在这里 写下死亡所公证的秘密     5 每个浪头上 浮着一根闪光的羽毛 孩子们堆起小小的沙丘 海水围拢过来 象花园,冷清地摇动 月光的挽联铺向天边     6 阿,棕榈 是你的沉默 举起叛逆的剑 又一次 风托起头发 象托起旗帜迎风招展 最后的疆界 永远在孩子们的心里     7 夜,迎风而立 为浩劫 为潜伏的凶手 铺下柔软的地毯 摆好一排排贝壳的杯盏     8 有了无罪的天空就够了 有了天空就够了 听吧,琴 在召唤失去的声音

  • 另一种传说(死去的英雄被人遗忘)

    【另一种传说】 死去的英雄被人遗忘 他们寂寞,他们 在人海里穿行 他们的愤怒只能点燃 一支男人手中的烟 借助梯子 他们再也不能预言什么 风向标各行其是 当他们蜷缩在 各自空心的雕像的脚下 才知道绝望的容量 他们时常在夜间出没 突然被孤灯照亮 却难以辨认 如同紧贴在毛玻璃上的 脸 最终,他们溜进窄门 沾满灰尘 掌管那孤独的钥匙